小叔子:哥哥性无能我被逼上嫂子的床(1)

来源:www.7dapei.com作者:Alisa笔名:撸撸娃

导读:张小成想着和嫂子上床的情形,不知为什么,下面有了反映。他偷偷地掀开被子,脱掉裤头,却发现那湿润了。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,抓住那顶起的大家伙来回地揉动,不一会就喷出东西来。这让张小成浑身血液沸腾,喷出来后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,这也是他第一次把男人特有的东西喷洒在人间。

张大成结婚都三年多了,但还没有个娃。他的那家伙和正常男人的一样,甚至还比一般男人的雄伟。那家伙吐出的东西也和一般男人的没啥区别,所以张大成一直以为是媳妇孙秀英身上有毛病。

但农村人思想比较保守,他们也没去医院检查,在娘的建议下,张大成投资建设了观音庙,祈求观世音菩萨保佑他们,早日生个娃。可时间一天天地流逝,张大成也频繁地享受着鱼水之欢,但是就是光开花不结果。这可把他娘急坏了。

张大成的媳妇孙秀英出落得漂亮大方,身材高挑。尤其是胸前的那对大白兔,比一般女人丰满的多,因此常惹得村里的汉子们流口水。没嫁给张大成之前,孙秀英一直和村里的王二娃谈着对象。那王二娃个头1.85米,相貌英俊,就是家里穷的叮当响,后来两人还是被孙秀英的父母拆散了。孙秀英的父母只想让女儿嫁给有钱人家,于是在媒人的撮合下,孙秀英和张大成认识不到两个月就闪婚了。

婚后小两口的生活倒也和睦,尤其是他们刚结婚的时候,每天晚上都有两三次的覆雨翻云,张大成的火力也一直很猛。村里人都想早点要娃,因此他们也不搞什么节育措施,尽管释放。但是如此两年多了,依然不见孙秀英的肚子大起来。

于是村里人就开始议论纷纷了,有的说他们不会过夫妻生活,有的说孙秀英患有不孕不育症,还有的说张大成吐出的那东西有问题。张大成却固执地认为,男人不会有什么问题,一定是女人没有生育的动能。

听到村里的流言蜚语,柳春花更坐不住了。她让儿子停了生意,媳妇儿子每天都跟她去观音庙烧香拜佛,他们还请了风水先生,张大成也看了很多有关生育的书,他十八般武艺都用上了,但媳妇每月的老朋友就是按时来。

一家人都愁啊!尤其是柳春花,经常茶饭不思,日益消瘦,她甚至想过让儿子离婚,再娶一个。但是她觉得这样做,又太不道德了。

张大成也和父亲交流过经验,他的方式和时间都是对的,而且花招比他父亲更多。那为什么媳妇就怀不上呢?那段时间,他总是吊着个脸,骂媳妇是不会下蛋的鸡。孙秀英每天以泪洗面,眼睛都哭肿了,年纪轻轻竟然有了几丝白发。

孙秀英的父母也想办法给女儿滋补身体,但仍无济于事。

后来,还是张大成的父亲张顺利提出带秀英去城里医院看看,张顺利还是比较相信科学的。张大成就骑着摩托车带媳妇去城里医院检查,检查结果令张大成大吃一惊:媳妇没有任何问题。难道问题出现在他身上?他打死也不相信。

不过,既然来医院了,就做个检查吧。检查的时候,他比媳妇还害羞,因为检查的是女大夫。他张大成长这么大,身体也只有母亲和媳妇看过,这还是第一次暴露在第三个女人眼前,那是个羞啊!

结果出来了,更让他惊鄂:他患有先天性不育症。这如同一个晴天霹雳,把他心里原本那点自信力和自尊心咔嚓的无影无踪。

两人闷闷不乐地回到了家,当父母问他们检查结果时,秀英却不敢说出口。在父母的一再追问下,张大成才说出了检查结果。这也让张大成的父母感到意外,在他们的思想里,夫妻没有孩子一向是女人的事,没想到男人也有先天不育的。他们算是彻底明白了。

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呢?俗话说,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,如果没有一个娃传宗接代,那会被村里人耻笑一辈子,甚至让逝去的祖辈们诅咒的。但这娃到底该怎么要呢?

孙秀英的父母知道不是女儿的问题后,猛觉得翻身了,他们见到亲家时不再陪以笑脸,弯腰致歉。而张大成的父母见到人总是低着头,他们无法开口说是自己儿子有问题。

张大成是彻底绝望了,若身体有毛病吧,尚可以治理。但是他患的是先天性不育症,这就证明他这一辈子不能和媳妇造出爱的结晶了。

每天来找他算卦的人依然络绎不绝,但当他们看到那张写有闭门一年,谢绝来客的牌子后,都失望地离开了。

张大成的母亲也不去观音庙了,她和老头子连地里的活也没心思管了。正是初春时节,村里人都忙着春耕了,只有他家的地还是荒草丛生,看上去无比凄凉。

柳春花和老头子一共生了三个儿子,二个女儿。老大张超成,虽然才三十出头,但娃都生了仨了;***张大叶,比老大小两岁,那模样长得是个俊啊。村子里追她的小伙子排成了队,不过她没有一个看上的。虽然已经有了两个娃,但是她身材保持得特别好。脸上连一粒妊娠斑也没有。不过,关键是她生活得好,她嫁到了城里,丈夫在国有煤矿上班,一个月两三千元的工资,生活过的有滋有味;老四张小成念完了高中,现在在城里一家饭店打工;老五张小叶,现在还在读初中,她学习优异,立志要上大学。

柳春花私下里和老头子交谈,你说老大五六年就生了三个娃,老三怎么是先天性不育呢?张大成是柳春花最疼爱的儿子,因为老大的三个孩子都是闺女,柳春花一直渴望抱孙子,只有男孩才能光耀名楣,以后才能有人打理那一亩三分地。她把希望全部寄托在老三身上,没想到希望却泯灭了。

阳春三月,春暖花开,莺飞草长。天刚翻出了白肚,张顺利就赶着骡子,坐上木板车,放上犁去地里了。别人家的地早就犁过了,他家的地要是再不犁,就赶不上春播了。

张顺利赶着骡子,沿着崎岖不平的山路,到了自家地里。这头骡子跟着他十几年了,有了深厚的感情。上山的时候,就是张顺利不甩鞭子不吆喝,骡子也会使劲全身力气往上走。

刚到山上,他就听见远处传来悠扬的歌声。他知道堂弟张前进已经在地里忙活了。张前进从小爱唱歌,那嗓音浑圆高亢,他也有过歌星梦,但是因为家里穷,他一直没走出大山。

张顺利的地就和堂弟的紧挨着。

前进老弟,这么早就起来播种了?张顺利看到堂弟正在赶着牲口用耧播种玉米,而自己的地里还是杂草,心里慌了。

呦,大成哥啊。好长时间不见你来地里了,怎么还为儿子的事情犯愁?张前进吁地一声,牲口马上停下来了。

张顺利下了木板车,用他那粗糙长满老茧的手从口袋里掏出那一块钱一包的本地烟,递给堂弟一根,掏出火柴,点燃了。他把烟深深地咽进肚子里,那口烟顿时从鼻子里冒出。随后他咳嗽了一声,加之是感叹:

是啊,这段时间都快把我和你嫂子愁死了!

你们怎么不带媳妇去城里医院查查?虽然张前进只有四十多岁,但手上已经布满老年斑了,脸上的皱纹也爬满了。他的儿子今年考上了市里最好的中学,高额的学杂费正让他犯愁呢。

张顺利凑近堂弟,扫视了一下周围看见没人,小声对堂弟说:前进啊,前段时间,大成带媳妇去医院检查了。检查结果出乎意料啊

张前进刚送入口的烟马上又退了回来,他盯着堂哥:到底怎么回事?是媳妇不能生育吗?

张顺利哎了一声,谨慎地看着堂弟:这事我只给你一个人说,你可不能说给第二个人啊!

x